中國大陸進軍東南亞國家進入東南亞走廊,最主要的關鍵點就是寮國,寮國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近年來,東南亞國家彼此之間的關係改善不少,連中國、日本、韓國及英美國家也不斷這些國家示好。其中動作最頻繁的乃是中國大陸。今年年初亞洲週刊便作了一篇報導"東南亞走廊突破老撾角色關鍵",其中也訪問了老撾常務副總理宋沙瓦.凌沙瓦。詳細內容如下:

中南半島的內陸國家老撾(寮國),即將迎來經濟的突破。橫跨越南、老撾、柬埔寨和緬甸的東西經濟走廊,將使老撾從「陸鎖國」變為「陸聯國」。走廊將穿越老撾第一個工業園--沙灣拿吉省經濟特區工商業園。工業園由馬來西亞企業家投資,已有八國四十家企業入駐。中國老撾高鐵一旦建成,從雲南昆明到老撾首都萬象(永珍),只需兩小時。

亞洲南部的中南半島上,有一條被視為「黃金通道」的經濟走廊。由越南的峴港(Danang Port)經老撾的沙灣拿吉省,穿越泰國,直達緬甸毛淡棉港(Mawlamyine Port),橫跨四國的一條東西經濟走廊(East West Economy Corridor│EWEC),全長一千四百五十公里,銜接西邊泰國的穆達漢、東邊越南的寮保、北邊中國的雲南及南邊的柬埔寨。聯合國組織及東盟各國,為發展經濟,正開發這條全球海陸航運路線,從亞洲到歐美的海運,可望節省十天或三千海哩路程。

老撾沙灣拿吉,是一顆被人遺忘的塵珠。老撾是個內陸國家,被中國、越南、柬埔寨、泰國、緬甸五國圍繞,形成一個沒有海港的國家。老撾始終有個由「陸鎖國」變為「陸聯國」之夢。這條東西經濟走廊穿越老撾中部沙灣拿吉省經濟特區工商業園。早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老撾政府與馬來西亞太平洋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簽署一份經貿協議,同意合作建立這一特區工商業園。工商業園坐落在老撾沙灣拿吉省內第九號公路上,距離老撾和泰國邊境第二友誼大橋僅兩公里。七年過去了,來自日本、泰國、越南、法國、馬來西亞、韓國、比利時、荷蘭等八國的四十家企業已經入駐。

過去十多年,老撾政府採取了改革開放的振興政策,經濟保持了每年百分之七以上增速,二零一二年,老撾成了東盟最後一個加入世貿組織的國家。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特別是貿易發展,從來與運輸線路密切相關。當下,從老撾首都萬象開出的火車,只行駛三點五公里,便進入湄公河對岸的泰國,自二零零九年通車以來,這一直是老撾境內唯一鐵路。二零一二年底,老撾國會通過醞釀六年之久的中國老撾高鐵項目,一旦建成,從昆明到萬象(永珍)只需二小時。

中國貸款老撾建高鐵

中國與老撾共建鐵路,有望大大促進和便利中老經貿合作和人員往來,推動早日圓夢。這一鐵路對促進地區互聯互通、消除發展差距、實現共同繁榮發展具有重大意義。據悉,計劃中的中國老撾高鐵,全長四百二十公里,時速約二百公里以下,經過一百五十座大橋,穿越七十六條隧道。這一中老高鐵無疑是高難度項目,僅僅隧道的總長度就足以連接日本和韓國。這一項目耗資巨大,按早前老撾政府曝光的合同條款,老撾政府需向中國有關銀行貸款七十多億美元,幾乎相當於老撾全年GDP。因此,老撾是否有必要建高鐵,在當地引發激烈爭辯。不過,有老撾學者說,二零一五年,東盟要全面建成自由貿易區。如果現在不升級基礎設施,將來就沒法和其他國家競爭了。

老撾常務副總理宋沙瓦.凌沙瓦(漢名凌緒光)是中老高鐵建設主要推手,他對亞洲週刊說,八個月前老撾總理通邢訪華時,老撾與中國宣布啓動老中鐵路政府合作協定商談,老撾會加快與中國有關部門商談合建鐵路項目的籌劃,雙方都願意共同努力而爭取項目盡早開工。中國駐老撾大使關華兵前不久說,中老雙方推進項目合作的政治意願和決心是明確的。中老鐵路投資巨大,為確保項目的可持續性,中老雙方需要就許多重要問題深入研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中國與泰國「大米換高鐵」項目重啓,高鐵里程比早先規劃更增加五百公里。是日,在泰國舉辦的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領導人第五次會議上,中國與泰國簽署《中泰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和《中泰農產品貿易合作諒解備忘錄》。據透露,按照協議,兩國在泰國境內修建兩條線路,長七百三十四公里的廊開府——北標府——羅勇府一線,以及長一百三十三公里的北標府——曼谷一線。這將是泰國首條一點四三五米標准軌距鐵路,整個工程需要投資額一百零六億美元。連接泰國北部的廊開府、南部羅勇府港口馬普達普和曼谷,並和計劃中的中老鐵路(昆明至萬象)連接,並將全部採用中國的技術、標準和裝備建設。這將是聯結昆明與新加坡鐵路線的重要一部分。

二零一四年年末,十二月二十八日,沙灣拿吉經濟特區工商業園,沙灣太平洋有限公司總部新辦公樓落成開幕典禮。老撾常務副總理宋沙瓦.凌沙瓦從老撾首都萬象(永珍)專程趕來出席。典禮後,他接受亞洲週刊獨家專訪,在一個多小時的訪談中,這位老撾經濟的重要推手先用老撾語作開場白,而後用流利中文回答了提問。以下是專訪內容:

這個經濟特區工商業園是老撾第一家工業園特區嗎?

可以這麼理解,這個特區是我們老撾的第一個特區,那是二零零三年,當年籌劃建兩個,一是沙灣拿吉的這個經濟特區,還有一個是在北部的琅南塔(Louang Namtha),與雲南接壤,沙灣拿吉這個規模大多了。

這幾年,老撾經濟總體發展很快,即將過去的二零一四年是調整期,這個工商業園在您總體部署下成功起步,據說老撾早就在推廣沙灣拿吉的成功經驗,目前老撾建立了哪些工業園?

現在老撾一共有十個,在沙灣拿吉一個,在北部靠近中國雲南的琅南塔是一個,在甘蒙省,就是在沙灣拿吉的北部有兩個,在首都萬象有四個,在博膠省(Bokeo)有一個,靠近緬甸,在金三角特區,還有一個。現在我們暫時不再新增,不再擴大,需要調整,我們要看看這十個經濟特區和專區成效如何,有什麼需要改善。

他們從馬來西亞來到沙灣拿吉創辦特區工商業園,你怎麼看這些從馬來西亞來的朋友?

我和他們是多年老朋友了,希望他們艱苦奮鬥,繼續努力,與老撾人民一起奮鬥。我們一起走過的路不平坦,確實不容易,但我始終相信,有志者事竟成。

很多人說沙灣拿吉是被人遺忘的塵珠,聽說你很重視去外國推介沙灣拿吉這樣的經濟特區?

我確實常在外國不遺餘力作推介,特區管委會他們也常去,二零一四年十月我去法國,二零一三年我去日本、泰國、越南,在那兒舉辦推介會。

為外資提供有利條件

老撾在東盟是內陸國家,這樣的經濟特區具備怎樣的競爭優勢?

我們有不少優勢。我相信投資者的選擇和決定,我相信他們的眼光。如果他們到泰國去投資,再與投資老撾作比較,我想就會作出明智選擇。舉例說,法國依視路(Essilor)眼鏡公司過去在泰國投資過,為什麼現在轉向沙灣拿吉,這是他們作出權衡後的選擇。我們有很多優惠政策,吸引外國企業來投資。我們政府有權決定成立特區,成立特區管委會,管委會有權利批准什麼項目到這個特區經營和投資。我希望經濟特區管委會能為商人、企業家提供更好便利,建立「一站式」服務。有不少企業擔心來這裏缺少勞動力,我們就創造條件增加勞動力。法國依視路眼鏡公司來投資前就跟我們商議,需要多少員工,我們就安排當地學院、學校配合,結合他們的培訓,從培訓內容到設備都拿過來。他們在建廠的同時也著手培訓員工,工廠建好後,就有勞動力使用了。這是成功案例。

現在老撾鼓勵什麼樣的外國企業來投資?

我們鼓勵的是農業,農業包括種植和養殖,包括農業加工廠、種樹植林等。農業是老撾與中國重要合作領域之一,儘管取得一些成績,但我覺得還有很大發展前景。老撾願進一步加強與中國檢驗檢疫部門合作,希望更多老撾農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我到過很多中國城市,當地民眾都認為老撾的農產品品質非常好,純天然、無公害。有一些雲南民眾從老撾買回大米,品嘗後感歎:原來老撾大米這麼好吃!過去我們鼓勵外國投資方來建設水電站,現在大的水電工程都完工了或正在建設,老撾的水電工程都已批准立項,一個時期內不會再有新的立項。

除了農業,老撾還希望外國企業投資哪些領域?

現在主要鼓勵投資礦產生產,金礦、銅礦、鐵礦,還有老撾的旅遊業。二零一三年我率領老撾代表團到日本參加一個投資促進會議。我與日本副首相見面,他問我,日本公司為什麼對投資老撾感興趣呢?我回答說,可能是老撾和日本是友好國家,再說老撾政治很穩定。那副首相又補充說,可能你還不太了解日本企業去老撾投資的真正原因,我一愣,隨即說,那請你告訴我吧,他說,除了上述你說的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沙灣拿吉從來沒有水災。我笑了,歷史確實可以證明沒有水災,如果沙灣拿吉被水淹的話,那柬埔寨的金邊和越南的胡志明市早就受淹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一再提出「一帶一路」,就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記得您說過,「老撾的大門是向他們敞開的」,您能不能再詳細作些闡述?

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成就巨大,中國企業實施國際化戰略走出去,許多企業晉升世界五百強,希望這些大企業投資老撾,老撾的大門永遠為他們開著。老撾政府完全支持習近平主席關於建立「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同時他和中國李克強總理要建設那些基礎設施,我們完全支持。這「一帶一路」是非常有意義的。

北京提議組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你怎麼看?

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提出籌建亞投行的倡議,我們完全支持。這體現了中國領導人致力與亞洲其他國家推動經濟及各領域合作的意願。我們國家主席、總理前往中國參加「博鰲論壇」,上個月還到北京參加APEC,還發表演講,我們完全支持北京方面的這些倡議,很希望亞投行成立後可以給老撾貸款,我們需要建鐵路連結中國、老撾和東盟國家,我們現在還沒有這樣的鐵路、高速公路和其他基礎設施,我們很希望中國給我們優惠貸款。在古代,絲綢之路已經存在,東南亞各國和中國之間已經有貿易的往來。在新的歷史時期,我們有了更先進的技術和工具,有更好的條件來推動各方面的合作。

能不能這樣理解,老撾是內陸國家,但老撾需要海上運輸,中國和老撾、以及東盟之間,公路和鐵路的連接也是「海上絲綢之路」構建的一部分?

這正是老撾支持「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原因所在。在中國與東盟加強往來的過程中,陸上的互聯互通將為中老兩國乃至中國與整個東盟之間的合作帶來很大的利益。昆明到曼谷的公路通過老撾,在中國的援助和泰國的合作下,湄公河上的第四座大橋也已經建成。

我們還關注這條高鐵,或準確說是準高鐵,它的速度不超過二百公里,從中國南下越南到緬甸、泰國,是不是經過老撾?現在定案了沒有?

對對,現在是有兩條,從中國到東盟國家,第一條是從昆明開始,路過老撾北部,就是那個琅南塔省,我們的經濟特區,就是在那個口岸,博登(磨丁)口岸和雲南的磨憨口岸,他們要從那個口岸到我們首都萬象,四百二十一公里,然後再跨越湄公河到曼谷,到馬來西亞再到新加坡,這是第一條。

那麼第二條呢?

第二條就是從南寧到河內,然後到我們甘蒙省,跨湄公河,再到曼谷。由於老撾北部都是山區,如果要建那個高鐵,按照中國現在的那個標準,二百公里以上速度,可能存在安全問題。山區多了,那四百二十一公里全程,老中邊界到萬象,百分之六十七是山區,隧道和橋,所以專家說如果按中國標準要二百五十公里,會有安全問題,所以我們就說,減少到一百六十公里也可以,如果到平地可以到二百公里,就這樣可分兩段。我們已籌備與中國有關部門商談高速鐵路項目建設。

老撾水電資源豐富,據說,繼老撾南俄水電站投產發電之後,老撾政府將南歐江七個水電站的開發權,以及湄公河主河道上的芭萊水電站項目開發權都授予中國水電公司開發?

在老撾與中國能源合作方面,中國確實有很多企業參與了老撾的水電開發。現在有很多中資企業在老撾投資水電站,但老撾製造業薄弱,電線電纜、電力設施等都不能由國內供給,我們希望中國企業投資老撾的製造業。大多數中國企業投資老撾都有好的收穫。

二零一四年初您批准十八座水電站,要在二零一五年完成,請問這些工程進程如何?老撾出現一些有關中國在老撾投資影響當地環境的指責輿論,你怎麼看?

這些水電站建設進展很好,要按期完成。這些水電站主要是中國政府給予我們貸款的,由中國的公司來承包,也有中老合資的。大部分的水電站都是這樣。老撾在水電開發的過程中重視環境保護,儘管有些建設項目確實需要砍去一些樹,但我們在其他地方再多種些樹。

香港、澳門和台灣的投資者對老撾知之不多,這三地來投資的情況如何?

我們很希望台灣、香港、澳門前來老撾投資。我接見過台灣來老撾考察的企業家。台灣的國泰世華銀行在萬象已經有分行了,萬象經濟特區也是台灣來建的,台灣一步步走進來,可能香港還不多,澳門有一個,在我們金三角那邊有個經濟特區,那裏有一個賭場是澳門來投資的。半年前,我去中國昆明參加昆交會的時候,見到一位世界華人協會秘書長,他說希望邀請香港企業家到老撾考察投資,我說你們就按照中國中央政府的政策,鼓勵中國企業走出去,我們老撾就引進來,這樣,你們走出去,我引進來,這就對接了,歡迎到老撾走走看看。

大凡來過老撾的朋友都說,老撾人民極為善良,要吸引投資者,人民的素質很重要,這是一個國家的軟實力。您覺得老撾人民最主要特質是什麼?

我們這個國家政情局勢始終穩定。正如你所說,我們的人民待人友善,老撾是信仰佛教的,老撾人民受佛教教義影響很大,我們老撾人民,可能有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的人信仰佛教,我本身也信仰佛教。

我們來老撾之前,北京外交部的朋友對你有四句十六個字的評價:說你是「滿臉笑容」,說你年輕時總是「考試第一」,還有「中文流利」、「將裔之後」,就是將軍的後裔,這些話準確嗎?

哈哈哈哈,還有這麼多評價。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常常如此微笑,我說,我是一個樂觀主義革命家,保持心境平和,記住要為人民服務。我一九六一年參加革命,那年十六歲,至今五十三年了,走過這五十三年的革命之路,回頭看看,再往前看看,我內心充滿樂觀主義精神。

看中文媒體了解中國

你說「為人民服務」,這是你的人生格言嘛?

對,人民交給我的任務,我所能做到的,也還算滿意吧。我是沒有機會上大學,只有參加革命,在群眾運動裏學習成長起來的。現在工作以外,每天晚上會上網看國際上有什麼新的動態。我看你們的刊物,看香港的《亞洲週刊》,也看新加坡的《聯合早報》,還看中國的一些刊物,我關注習近平、李克強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就連周永康案啊、令計劃案啊,這些我都看。

據說您剛出任副總理時,老撾經濟困境重重?

一九九八年開始任副總理,當時老撾還很困難。我們改革開放,最早提出是一九八八年,可是一直到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後才實施開放。在中國,上下都說要繼續解放思想,老撾過去也一樣,是計劃經濟,搞中央集權命令,現在中國由計劃經濟轉變到市場經濟,要有一個過程,思想不解放不行,要走在群眾最前線。我們凱山.豐威漢主席就是說要改革開放,走在最前線,我當時是他的秘書,學到很多東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inux 技術資源站

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